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对少妇的催眠治疗
对少妇的催眠治疗

对少妇的催眠治疗


   我是一个权威的心理医生,被我治愈过的病人不计其数,然而没想到的是,我自己却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。我有强烈的恋物癖与幻想症。

 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,渐渐地,我沦为了欲望的傀儡,向着没有光亮的深渊,一步一步地走去。

  正如同大多数国外顶尖的心理师一样,我也有着自己的别墅,我在美丽的X山下买了一栋别墅,既作为自己的工作室,也当成自己的家。美丽的自然风光,可以减轻心理疾病患者的情绪,有事半功倍的效果,把工作室选在这里,也是有这一方面的考虑。

  这天,我刚送走一个患有社交障碍的病人,就收到我初中死党的电话,说是有事来拜访我,现在已经到门外了,我赶紧出去把他们迎了进来。

  一番寒暄后,我们在客厅按主次坐下。小伟来见我,我是感到十分奇怪的,小伟跟我是初中同学,但是我们交情并不深,只是那种普通朋友那种,毕业后也就在他的婚礼上见过一次,那次还是因为他老婆正好也是我的朋友才受邀过去参加的。

  说起来,我跟小伟老婆东纯的关系比跟小伟还好,东纯是我初一的同学,当时正值青春期发育,对女生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想要了解的感觉,那时的我特别喜欢撩妹子,见到漂亮的妹子总是忍不住捏一下脸蛋啊,拉一下小可爱的带子之类,而当时东纯是我们班的班花,我就经常围住她骚扰她,东纯也不怕我,每次我调戏她,她就掐我,经常把我的手跟腰掐的青一块、紫一块的。那时我们俩虽然整天打打闹闹的,但是感情特别好,上学放学都是一块走的,现在回想起来,当时我们俩互相对对方也是有好感的,但是那时的我对恋爱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,一直也没有挑破,也没有外力介入迫使我表白,就这样一直浑浑噩噩的,到后面清醒的时候,东纯已经是小伟的女朋友了,于是我便把这份爱收藏了起来,乖乖地当一个男闺蜜。

  多年未见,小伟还是那么强壮,本来已经够黑的皮肤,自从他当了包工头之后,变的更黑了,而东纯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,岁月仿佛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,但是美丽的脸庞下,隐藏着深深的疲倦与不安,以前外向的她,进来那么久居然一句话也没有说过,双手还紧紧地捏住自己的裙子,我知道啊,肯定是有什么发生了。

  寒暄了一会,我便直入主题:“我看东纯脸色有些不好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?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”

  他们对视了一下,小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:“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,是这样……”

  原来小伟现在这个工程之前因为资金不足,找高利贷借了好几百万,本来是可以准时还的,没想到他的合伙人居然卷款跑路了,一下子资金就断裂了,小伟想尽一切办法筹钱,还是凑不上,一时间到处被人催债,小伟跟东纯只好东躲西藏起来,可是有一次东纯买菜的时候被高利贷的人给堵了正着,把他们绑了回去,限定小伟48小时不还钱就过来收尸吧,那一次闹得挺大的,最后小伟还是变卖了父母的房子才把东纯给赎了回来,不过因为被绑的那一天内,东纯受到了不少的虐待,心里留下了极为严重的阴影,导致现在她怕黑,睡不着,总是作噩梦,吃安眠药也不行,导致整天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,精神也是越来越差。

  “原来如此,这是典型的创伤后遗症。”我听完就已经很确定了。

  “一般患了这种症状都是收到了严重的刺激才会产生的,当时东纯是发生了什么了吗?”我接着道。

  “这……”小伟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说,而东纯似乎是回想起了什么,眼神里更加惊恐了。

  “没关系,不说也没有关系的。”我知道这里面可能发生了一些不方便说的内情,我也不勉强。

  “其实也不是什么,只是比较复杂,一言难尽。”小伟又解析了一句。

  “这样吧,你们今天先回去,我为东纯制定一个治疗计划,明天你们再过来治疗,你们放心,问题不大的。”这种病症我已经处理过无数次了,早已得心应手,一个大概的计划已经在我脑海里面了。

  “好的好的,那麻烦你了老同。”小伟十分感激地握着我的手道。

  “不客气不客气。”说完我便把他们送了出去。

  第二天,小伟跟东纯果然如期而至,我的治疗方案很简单,这种创伤后遗症,都是内心产生了阴影,自己无法克服,只要慢慢的开导,配合药物的治疗,很快就可以痊愈的。

  “因为东纯现在的情况比较严重,连正常的入睡都无法做到,第一次,我先给她开点安眠的药物,然后配合催眠,先让她睡一会,以免她的神经过度绷紧,产生更严重的后果。”我对他们说出我的治疗方案。

  “好的好的。”小伟对这方面不是很懂,只是被动地回应着我。

  我让东纯坐到客房里,把药物给她吞下,然后坐到她前面,伸出右手,中指挂着一个怀表,怀表来回地摆动着。

  “看着我的表,眼神跟随我的怀表摆动。”我轻轻地对东纯说,东纯听到后,双眼紧紧地跟随着我的怀表摆动,慢慢地,她的眼皮变得更为沉重了。

  “想象一下你现在正处于大海中,明媚的阳光正照射在你身上,微微的温暖,让你觉得很舒服,很安全。”

  “这里没人打扰你,你可以躺下来,闭上眼,感受一下海水冲刷在自己身上的感觉。”东纯把眼闭上了,慢慢躺在了床上,仿佛真的躺在沙滩上,受海水冲刷一样。

  “把你的心解放出来,跟整片天地融合在一起,你现在,就是这里的太阳。”我继续轻轻地道。

  不一会儿,东纯传来了微微的鼾声,她已经睡着了。

  “神了,老同你太厉害了。”小伟在一旁激动地道。

  “嘘!”我示意他轻声一点,然后给了他一个帮你老婆盖上被子,我们出去聊的眼神,便率先走了出去。

  “没想到催眠真的这么厉害,太神了老同。”小伟一出来便激动不已地道。

  “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神奇,很大部分还是靠了药物的作用。”单单催眠,效果是绝对没有那么好的。

  “接下来,我去你家给东纯治疗吧,她现在睡不着,需要先通过药物跟催眠先配合入睡,等过段时间就好了。不然每次过来都要睡半天,我不是舍不得我的客房啊,是觉得这样颠倒黑白对她的病情不好。”

  “那怎么好意思,太麻烦你了。”小伟感激地道。

  “没关系没关系,东纯也是我的朋友,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,我内心也不舒服,希望尽快好吧,你先在这里坐坐,我还有个病人要看,记得不要打扰她,让她多休息一会。”

  “好的好的,你忙你忙。”小伟连忙道。

  接下来,我每天晚上都会去小伟家给东纯治疗,然后催眠东纯,让她能够入睡,东纯的病情也渐渐有了好转,本来我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,没想到命运的齿轮,终究是多转了一圈。

  这一天,我如常地来到小伟家,给东纯进行催眠,正好这天,小伟手上有个项目赶得紧,小伟半夜还得跑回去赶工,家里就剩下我跟东纯两个,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,东纯已经好多了,但是还是不能面对黑暗,睡觉一定要开灯。我们聊了一会,我看时间差不多了,我就按正常的给东纯吃药,然后进行催眠。

  东纯很快进入了状态,这时,我那偷窥癖犯了,我很好奇,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,于是我给东纯加了一个指令。

  “现在你回到那天晚上,你看看周围,你看到了什么?”

  本来东纯平静的身躯,一下子就绷紧了,她的脸色变得惨白,身体微微地颤抖着。

  “笼子,笼子,他们把我的衣服扒光了,把我关在笼子里面。”东纯的声音微颤。

  “然后呢?接下来发生了什么?”我继续追问

  “他们拿鞭子打我,打得我好痛。”东纯脸上的痛苦更明显了,似乎正在被人鞭打一样。

  “然后呢,他们还做了什么?”

  “他们……他们……他们拿着一个桶,向我走来,桶里装满了……装满了……”东纯颤抖得更加厉害了。

  “啊!!!不要啊,不要!”突然东纯大叫了一声,然后整个人剧烈地挣扎了起来,双手挡在脸前,拼命地挥动,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东西。

  我知道啊,这是触及到了她内心最恐怖的记忆了,现在的她,还无法承受那样的场景还原,必须马上停止,不然会带来严重的后遗症。

  我感觉按住东纯,同时嘴里道:“放松,放松,你现在正处于沙滩上,微腥的海风吹打着你的脸,清凉的海水正冲洗着你的双脚,还有点痒痒的感觉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。”

  在我的引导下,东纯的挣扎慢慢减轻,又过了一会,终于缓缓睡着了。

  看到东纯终于睡着了。我松了一口气,差点前功尽弃。

  看着在睡梦中的东纯,宛如睡美人一样,一头棕色的长发散乱地披着,却丝毫没有凌乱的感觉,反而增添了一份小野猫般的诱惑,嘴角微微地弯起,仿佛真的处身在美丽的海滩上。

  是多少年没有这么认真地看过她了,精致的鹅脸蛋还是如此地完美,即便是成为了人妻,也只是褪去了曾经的青涩,变的更加成熟妩媚了,看着东纯完美的脸容,渐渐地勾起了我的回忆,曾经我们两一起上学的时光,是多么的美好,只怪自己当初像个榆木疙瘩一样,本来东纯的一切美丽,都应该是为我而绽放才对的,现在都便宜了小伟了,真是不甘啊!

  突然,东纯胸前的一抹白色吸引住了我的眼球,原来刚刚东纯挣扎的时候,动作太大了,导致了睡衣有点滑落,左胸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乳肉,这一片雪白随着东纯的呼吸不停地起伏着。

  我的眼睛有些移不开了,渐渐我的呼吸变的沉重,我想看到更多,我伸出手轻轻地拉下东纯的睡衣,一对硕大的,被黑色蕾丝花边文胸包裹着的双乳便呈现在我面前,这双乳是如此的完美,即便是躺着,也傲然挺立着,丝毫没有下垂。

  三分之一罩杯的文胸无法包裹住这一对豪乳,淡粉色的乳晕悄悄地露出来了一些,显得极其诱惑。荷尔蒙急速增加,欲望的气息在高涨,我的下体早已挺立,我是多么想伸手握住眼前这一对雪丸,去感受她的柔软,但是我知道,东纯只是在轻度睡眠中,只要我的动作太大,她马上就会醒来,这一刻,我也无比渴望催眠术可以跟小说中一样,给东纯下一个指令,就能让她变成我的奴隶,为所欲为,可惜现实就是现实,催眠术也没有那么神奇,真的是很痛苦,能看不能吃。

  我走到厕所里面,在洗衣机旁,东纯换下的衣服正整整齐齐地放在洗衣篮里,我翻开上面的外衣,一套黑色的维多利亚蕾丝内裤,以及文胸,还有一条肉色的丝袜正躺在篮子底下,我拿起那条蕾丝内裤,放到鼻子前面,轻轻的嗅了一下,一股淡淡的骚味传来,我的下体更加坚硬了,我又拿起蕾丝文胸闻了闻,一股乳香混着沐浴露的花香味传入脑海,我感觉到下体快要爆了,我便拿的内衣裤以及丝袜走回着东纯房间。

  我站在东纯前面,翻开东纯的蕾丝内裤,东纯是个很注意干净的女人,黑色蕾丝内裤没有留下因为尿绩而形成的印记,我大概估摸了一下她内裤阴道口的位置,然后脱下自己的裤子,用东纯蕾丝内裤阴道口的位置对着自己的马眼,把我的鸡巴包裹起来,然后用东纯的肉色丝袜在内裤外面缠住,左手捏住东纯的蕾丝文胸,仿佛捏住东纯的双乳一样,眼睛盯住东纯沉睡中精致无暇的面孔,以及那一对被黑色蕾丝文胸包裹住,傲然挺立着的双乳,以及那微微露出的粉红色乳晕,脑海幻想着东纯在我胯下拼命承欢的样子,快速地套弄了起来,不一样会儿,浓白的精液全部射在了东纯的内裤以及丝袜上面。

  射完之后,一股愧罪感油然而生,我悄悄把东纯的睡衣拉好,给她盖上被子,把内裤以及丝袜上面的精液洗干净,把他们放回原处,便离开了。

  之后,东纯那半裸的身体常常出现在我脑海里,同时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告诉我,这是病态的表现,是最为人不齿的行为,正义与邪恶不停地拉扯,幸好后面小伟每一次都在,也没有机会给我,道德才占回了上风。

  然而恶念已经种下,只是等待着时机,破土而出罢了
字数:4482
【完】